您现在正在浏览:律师联网 > 业内新闻 > 正文
 

关怀:一生献给劳动法学研究

发布时间: 2014-04-12 11:37   作者:中国律师联网   来源: 山东律师事务所  点击:
摘要:4月9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会议室里,笼罩着悲痛的气氛。社会各界人士齐聚在这里,共同缅怀我国著名劳动...
  4月9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会议室里,笼罩着悲痛的气氛。社会各界人士齐聚在这里,共同缅怀我国著名劳动法学家关怀教授。
  关怀,原名关家驹,河南偃师人,1927年6月3日生,2014年3月29日17时01分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1950年3月,关怀成为新组建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第一批教师,1986年晋升为教授。关怀是新中国劳动法学科的奠基人和经济法理论的早期开创者。自中国人民大学建校起,他就一直从事劳动法学教学和研究工作。从1956年开始,他全程参与了劳动法的起草制定工作。1983年主编出版新中国第一部高等院校法学统编教材《劳动法学》,系统阐述了劳动法理论。他一生笔耕不辍,在劳动法学、经济法学等研究领域取得丰硕成果。
关注劳动法
  许多和关怀熟识的人至今都还无法接受他已离去的事实。
  就在关怀辞世前几天的3月22日,恰逢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会举行年会。在这次会议上,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林嘉还宣读了关怀发来的贺信。
  “他提出,要极力让学会办得更贴近民众、结出更丰硕的科研成果;要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要继续为修改劳动法鼓与呼,继续关注工资法出台等等,字里行间透出这位一生奉献给劳动法事业的老人对劳动法的执著和热爱,让人唏嘘感动。”林嘉说。
  关怀在工作中的严谨、认真,让认识他的人印象深刻。
  中华全国总工会法律工作部原副巡视员、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会常务理事王敏回忆说,1995年夏天,中华全国总工会法律工作部在浙江开展调研,关怀受邀一同前往。那时关教授已年近七十,仍不辞辛苦地和大家一起进工厂、下基层。每到一处,他总是认真倾听大家意见,详细解答劳动法方面的咨询与困惑,循循善诱,启迪大家对劳动法制建设重要性的认识。在制定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时,作为全总法律顾问委员会委员、劳动法学界资深专家,年逾八旬的关怀,老骥伏枥,不仅对工会依法参与劳动争议处理提出真知灼见,还就草案关键条款和问题,联名多位业界专家学者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中肯的意见建议。
  “我和同事们都为他的执著和法律人的精神所折服!”王敏钦佩地说。
  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法学会社会法研究会副会长姜俊禄从23岁开始师从关怀教授研习劳动法,在他看来,对于劳动法律制度,关怀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学术研究热情。“他为每一次劳动法律制度的发展完善而发力。”姜俊禄感慨地说。
师恩重如山
  追思会上,关怀昔日的学生,深情地回忆了与老师相处的时光。
  “我从1988年有幸成为关老师指导的劳动法研究生开始,到留校当老师,再到留学法国读博士,再辗转回到人大法学院从教,在我顺或不顺的人生当中,关老师一直是我的引导者、鼓励者和帮助者。他不仅是我学业和科研方面的引路人,而且也是我在北京工作生活中的依靠和亲人。师恩重如父!师恩重如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郑爱青哽咽着说。
  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国内部权益保障处处长阚敬侠也曾师从关怀教授。在她的眼里,关教授也是慈父般的导师。
  她深情回忆说:“关老师给我们这届学生上课时,一板一眼教授我们有关新中国劳动法的基础知识。他常常说,中国劳动法研究、立法、执法都太薄弱了,需要从基础做起。在节日里,导师会带着学生们到紫竹院公园划船,用照相机记录学生们的青春时光;他参加学生们的聚会,充满激情地朗诵自己的诗作;他每年都会邀请学生到家中做客,有时也包括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给学生们家的温暖。”
  “导师为中国劳动法理论和实践鞠躬尽瘁、服务国家和大众的奉献精神,尤其令我感佩。”阚敬侠充满感情地说。
心中有大爱
  作为一位著名法学教授,关怀不仅致力于学术研究和教学工作,还心怀公平正义,热忱帮助慕名前来求助的普通劳动者。
  赵灿原是一家企业的职工。1993年,赵灿所在企业发生变更,全体职工被整体辞退。“从此我们走上一条长达八年半之久的漫长维权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有幸找到关怀教授。他非常同情我们的遭遇,指导我们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并不辞辛苦,克服困难亲自帮我们维权。关怀教授还多次来到我们职工中间,讲解法律法规,平息安抚大家的情绪,避免矛盾激化。我们觉得心里有了主心骨。最终问题得以解决。”赵灿回忆说。
  在赵灿印象中,关怀虽然是著名的法学家,但为人和蔼可亲,没有一点儿架子。
  “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遇到关怀教授,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位老人就没有我们维权的圆满成功,也就没有我们的今天。”赵灿眼含热泪地说。

  家在外地的胡倩也赶来了。多年前,胡倩因为家人劳动权益保护问题而结识了关怀教授,关教授给予她很多无私的帮助。“我还在他家吃过一顿饭呢。这样好的人怎么就走了呢?”头发花白的胡倩回忆起关怀帮助她家人维权的情景,禁不住流下眼泪。
  “我是一块煤,从厚压的岩层下被掘起,为了增添人间的温暖,把自己变成灰烬。”这是17岁时的关怀在他发表的诗作《画像》中吐露的心声。正如诗句中所描写的那样,他用自己的一生为社会贡献了全部光和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