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律师联网 > 律师文化 > 正文
 

小山村里的大能人

发布时间: 2016-03-29 16:11   作者:中国律师联网   来源: 未知  点击:
摘要:中国律师联网www.ctc95.com是律师行业专业网站,中国律师联网专注于行业网站的特性,中国律师的百家乐网上家...

小山村里的大能人


大春是豫西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里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瘦高的个头,小平头,古铜色的脸膛上堆满了皱纹,眼睛不大,却挺有神,声音宏亮,步履有力。
 
大春虽是农民,年轻时也曾走南闯北,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而且他语言幽默,待人热情,不管见到谁都能和人家聊得热火朝天,见到谁都能和人家建立那种火热的关系。他精通农村的婚丧嫁娶的各项礼仪,人又热情,故村人婚丧嫁娶,都请他去帮忙招待客。早年间,村人没见过世面,多木讷少语,迎来送往的很难应付下来,大春来了就好了,不管是哪的客,不管认识不认识,也不管是谁,他都能和人家答上话,都能和人家谈得热火朝天,都能和人家亲如一家,保持一种热火的关系。只要他在场,就能保持那种热烈的气氛,都是欢声笑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人家有多深的世交呢,谁也没有相到他是和人家毫不相关的“照客”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农村,大春这身本事也确实用得着,也确实需要他这路人。山东律师事务所
 
农村人讲究礼仪,婚丧嫁娶都是大事,一定要邀请四方宾客,办得热热闹闹、隆隆重重地的,谁家办事来的客人越多,越热闹,越隆重,谁家的脸上就越有光。讲究的人家,连相亲见面、定婚都要挑个黄道吉日,至于结婚那更是马虎不得。一定是要请懂行的人看个黄道吉日的,并且什么由谁迎亲,由谁送亲,迎亲的队伍什么时候出发,什么时候到某个地点,什么时候到家,结婚庆典仪式什么时候开始,由谁主持,什么时候入洞房都有讲究,万万马虎不得。大春年轻时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又精通农村礼仪,还能说会道,是当仁不让的大总管角色。
 
村里凡是有人家婚丧嫁娶办事,主家早早就提着点心礼品来到大春家,如果是结婚,人家会说,“春哥(叔),孩子快结婚了,到时候你可得早点过去招呼,离了谁也离不开你呀”,大春总是一脸的热情“并管了,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不去招呼谁去,不让我去我还不愿意呢!”;若是办丧事,主家会披麻带孝,来到大春家,双膝跪倒,悲悲切切的样子,大春也脸色凝重,一脸同情的样子,“看看这咋说的,咋说过去就过去了呢”,亲近的人,大春也少不了挤两滴眼泪。
 
办事前两天,大春就来到办事的人家里,吸着人家给买的好烟,与主家人坐在那里商议具体事宜,酒席办多少桌,哪里办,菜谱怎么定,由谁去迎亲,谁当伴娘,参加婚礼人的各项具本角色等,都由大春统筹安排,给安排得井井有条。
 
办事当天,大春衣冠楚楚,庄严地坐在堂屋里和村里边的几个辈份长、地位高的老汉们一起商量具体的细节,不时严肃地向参加操办的人发出各种重要的指示。来了重要的客人,大春就会衣冠楚楚地站在门口迎接,不管认识不认识,他都会热情地迎上前去,热情地打招呼“唉呀,都来了,这是哪的客,大老远地来了,路上辛苦了,赶紧坐下歇歇,边说话,边接下人家手中的礼品,再殷勤地把人家带去坐席。重要的客人,主家还会把大春请过去作陪,好酒好菜地招待。
 
大春帮忙,并不白忙。办事期间,主家都会给他塞上几盒好烟,吃饭时也会给他单独炒点小炒,沏壶小酒,好酒好肉地招待他。大春嘴里谦让着,“您这是弄啥,都是乡里乡亲的,帮忙还是应该的,”筷子已迫不及待地伸向了桌上的好酒好菜。有时候,大春嫌桌上的菜不好了,边落座办说“那天给XX家办事,说着不让人家麻烦,人家是鸡鸭鱼肉可劲地往上端,劝都劝不住”,聪明的主家立马明白这是大总管嫌菜不好了,便一边道歉,一边安排人重做,大春一边推辞,一边心安理得地坐在一边等丰盛的酒席端上桌才正式就座。
 
办完事后,感激不尽的主家一边给夸大春办事周到,策划安排得当,给他们帮忙,一边拿着收到的各种丰盛的礼品一个劲地往他手里塞,还暗地里给他兜里塞个红包。这个时候,大春总是满面红光,大声地推辞:“你这是弄啥哩,乡里乡亲们帮点忙还是应该的,你再这样我就恼了”。嘴里说着,手却不由自主地拉过红包和礼品放进了自已的口袋。
 
大春还擂一手好鼓,是村里边舞狮队的骨干。大春所在的村庄是个舞狮传统深厚的村庄,早在民国年间,村里的舞狮的就远近闻名,逢年过节,老人过寿、店铺开张、村里庙会、重大祭祀等但凡有重大活动,少不了请舞狮队到场祝兴,能请大春村里边舞狮队到场,玩上一番,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
 
大春是村里舞狮队非常活跃的人物,他技艺全面,既会舞狮,还会擂鼓,还会逗狮子。但他最拿手的是擂鼓。一个年轻人把个小鼓给挎在胸前,他手持鼓槌,把个鼓给擂得震天,还不时变弄着花样,嘴里边还念念有词,擂到兴起,手舞足蹈,摆出各种滑稽的姿势,引得满堂喝采。说也怪,大春已是六十出头的老头子了,平常动作蹒跚,可是擂起鼓来,又是舞又是跳,还不时玩出高难度的花样,根本不象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有一年,在乡里边搞文艺汇演。大春的女儿穿着新潮,戴着墨镜,挎着大鼓,大春手持鼓槌,两人且擂且舞,配合默契,舞得格外起劲,格“大家看呀,这就是罗川村的刘大春”一时间,大春的英名传遍四里八乡,成为明星人物。
 
大春酷爱擂鼓,远近闻名,他饭可以不吃,活可以不干,但鼓不能不擂。不管他干什么,不管有什么事,只要有人叫他去擂鼓,哪怕是有天大的事,他也会丢到一边,专心致志地擂他心爱的大鼓,谁也喊不回去。
 
据老辈人说,他结婚那天,大春的鼓友们擂着大鼓前来助兴。听到震天的鼓声,他心里直发痒,刚入洞房的他,把新娘一个人丢到洞房,跑到大鼓旁,卖力地擂起了大鼓。还有一年春节期间,他的小儿子不幸溺水而亡,正好逢上演出。村里人想他儿子刚去世,大春正伤心着呢,肯定不会再来擂鼓了。谁知道他上午办了儿子的后事,下午便风风火火地跑到了擂鼓现场,而且擂得格外卖力,也格外精彩,丝毫没有因为儿子去世受到影响。围观者闻之,都大受感动,鼓掌喝彩不断,把手都拍红了。
 
大春在村子里边大小也算是个人物,村里边的人都很敬重他,可是大春和自已的儿子、媳妇就是搞不好关系。他大儿子娶了个媳妇,长得很是标致,收拾打扮也很得体,是村里边少有的标致女人。但大春就是看着不顺眼,一定要人家按着他的意图来做事。稍有不从,便大发雷霆,继而对着儿子、儿媳不大打出手,最后请中人写了文书,声言和儿子断绝父子关系,再不许儿子登门,死了也不许归葬祖坟,无情地把大儿子、大儿媳给轰出了家门。
 
时值隆冬,还下着雪,冰天雪地的,大春把儿子、儿媳给轰出家门,连衣物都不让带。大还要大儿子将身上穿的衣服给脱下来,说这是他给大儿子买的,大儿子不能穿。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苦苦相劝,这才算作罢。一对新人被无情地赶出家门,天寒地冻,无家可归,只好暂居村头一间破房子栖身。邻居们可怜,给他们送来了饭菜,被大春夫妇知道后,大骂不止,吓得村人再无人敢帮。
 
之后,大春与其大儿子形同路人,互不理睬。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大春负责看管生产队的机井,控制着村人耕地浇水问题。那年天气大旱,地都干得裂了缝,若不及时浇水,庄稼就要绝收。若绝收,就要挨饿。其他村人用机井浇地,大春都热情招待,殷勤备至,可是就是不让自已的大儿子浇地。眼看庄稼都要旱死了,儿子急得头顶冒火,去求大春,可是他就给没看见一样,一滴水都不给放。别人劝他,他却是幸灾乐祸的样子,“该他倒霉,谁让他不听我的,现在轮到他作难了?饿死他个龟孙才好哩”。再相劝,便破口大骂,“谁再来替那个逆子说话,我就要翻脸了,我操他八辈子祖宗”。因大春的作梗,大儿子的地最终也没有浇成,当年庄稼绝收,害得老大儿子全家被迫找亲朋好友借粮吃。精明的大春早有预防措施,他找遍亲朋好友,“您谁都不准借粮食给那个狗娘养的畜性,谁敢借给他粮食,我操他全家,我刘大春说到做到。”
 
乡亲们知道他的脾气,不敢明借,又可怜他的老大儿子,就偷偷地借给他了点粮食,不想消息泄露。大春和他老婆堵着人家大门指着人家鼻子骂,什么难听骂什么,直直骂了两个小时。
 
大春逢人便给人家讲,他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给他长子娶了个漂亮媳妇。用他的话说,“长得好看有屌用,窜掇着那个畜性给我作对,把我的孩子给带坏了,那就是个祸水?”。他的老婆更是逢人便骂老大媳妇,什么妖精、祸水,什么不要脸,什么破鞋,娼妇等等,什么难听就骂什么,骂得长子和老大媳妇在村里边都抬不起头来。后来,大春的老婆又在村里边大骂大媳妇,正好被大媳妇的娘家人听到,按住他老婆狠狠地揍了一顿,打得他老婆是口鼻流血,差点打死,大春和他老婆才稍有收敛。
 
其实,大春的老大儿子夫妇也挺好的,长得好看,收拾打扮也得体,在村里边敬老爱幼,见人不笑不说话,叔叔、大爷、大妈、大婶叫得很甜,乡们都很鼓欢他的大儿子夫妇。可大春不这么看。大春这个人很强势,在他看来,他的话就是圣旨,不管对与错,全家人都要无条件服从,都要不折不扣地落实。谁敢不听便便是忤逆不孝,便触犯了天条,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他常说种地是根本,谁不种地那就是不务正业。可大儿子、大儿媳认为现在种地不挣钱,便想到外地打工挣钱,不愿在家种地。这下便惹怒了大春,他认为大儿子不听话就是忤逆不孝,还认为是儿媳妇窜掇着大儿子和他作对,他便将所有的气都撒向了大儿子和大媳妇,进而把大儿子夫妇给撵出了家门,并处处给大儿子设置障碍。
 
大春共有三个儿子,小儿子早年夭折,长子被打出了家门,单剩下二儿子了。他二儿子很精明,心灵手巧,精通机械,是村子里边第一批拖拉机手;他他从外边买些零件回来自已捣鼓一下,居然装配成了一台拖拉机。在物质财富、生活水平尚不富足的在八十年代中期的农村,二儿子有如此奇材,自然了不得。
 
大春把大儿子给轰出了家门,超初对老二儿子很满意。他走到外边,和乡邻们聊天,无非是两件事,一件是骂大儿子夫妇忤逆不孝,一件是夸二子如何能干,如何孝顺听话。“俺二儿今天开着拖拉机去乡里边拉货了”“俺老二去种地去了,不象那个逆子,居然想出去打工,不种地出去打工,那象是农民吗”。“俺二儿子比那个不要脸的老大强多了,你看俺老二多听话,现在担着粪筒往地里去送粪了”。大春每每提起二儿子来,是眉飞色舞,把二儿子给夸成了一朵花。
 
基于老大娶媳妇的教训,大春认为娶媳妇不能娶漂亮的,“那是个祸水,中看不中用,迟早非把家给败了不可”。大春给老二娶媳妇时特别强调,不能娶漂亮的,不能娶太聪明的,“要不管不住,还和老大家那个死不要脸的一样”。
 
二儿子长得细高个,脸白净白净的,而且聪明能干,在八十年代的农村那就是帅锅一枚,很多漂亮女了孩子早就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之前,老二曾经自谈了一个,身材窈窕,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招人喜欢,穿着也很得体,而且是高中毕业,在村小学教学,在八十年代的农村,那当属百里挑一的好女孩。二人卿卿我我,很是亲热。可是大春认准了漂亮女人不可靠,硬是不同意这门婚事,还以自杀相要挟。老二虽舍不得,又不愿意让父母生气,只好忍痛分手。
 
分开之后,大春千挑万选,给老二选了个他们认为的意中人。他找的这个老二媳个子倒是不低,但长相实在难看,满脸疙瘩,而且下巴特别小,一双门牙几乎要翘出来,还是个豁嘴唇;老二媳妇还有点二,说话不知道颠倒横顺,见到大春的老婆喊妈,见到他的女儿竟然叫姑,惹得来看热闹的人是直发笑。他的这个媳妇整天穿得脏兮兮的,嘴上有鼻涕了,直接用袖筒就给擦掉了,袖子磨得黑明发亮。就这人家大春挺满意,逢人就讲他找了个好媳妇,听话,让干啥就干啥,不象那个小娼妇(指老大媳妇),成天给老子作对。
 
实事求是说,大春找的这个媳妇,形象不怎么的,还有点二,可是心地善良,啥重活、脏活抢着干,确实也是家里家外一把好手。最重要的是听话,对大春老两口的话是言听计从,让干啥就干啥,从不犟嘴。 婚后还一连串为大春生了一个孙子和孙女。山东律师事务所
 
这让大春两口子非常满意,逢人遍说老二媳妇孝顺、贤惠,是个难得好媳妇,比老大家那个死X不知要强多少倍。大春两口子在村里也算个人物,很有话语权,大春也是经常在人前站的人,经大春嘴的宣传,村里的人都知道大春找了个好媳妇,可是知情人却是抿不住嘴的笑,“这就是大春千挑万选的儿媳?找的是个啥?半憨不精(指精明)的,还邋里邋遢,”大春呢还以为人家是羡慕呢,心里边是美滋滋的。
 
老二这个媳妇,虽说有点二,还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也知道关心体贴大春老两口。 老二儿子起初接受不了,可是慢慢地也接受了这个现实,再加上婚后生了一双儿女,两口子慢慢地也有了感情,两人整天出入成双成对,成了一对恩爱的夫妻。
 
天有不测风云。这年冬天,特别冷,老二媳妇身体不舒服,又来了例假,在家休息。大春呢,非要让老二媳妇去浇地。冬天本来就冷,二媳妇来了例假,不敢接触凉水,就没有去。见自已千挑万选的二媳妇居然敢不听自已的指挥,大春两口子勃然大怒,回到家里边指着二媳妇鼻子骂,骂得这个难听。
 
二媳妇尽管有点二,却粗通礼仪,知道尊重老人的道理。可眼看大春骂得越来越难听,实在难以忍受,就还了两句嘴,见儿媳妇还敢还嘴,大春两口子大怒,冲上前去揪着儿媳妇的头发是大打出手,邻居费了好大劲才拦了下来。大春两口子是余怒未消“这个骚B,要样没有样,要本事没有本事,说她两句还敢犟嘴,真是反了天了!”。
 
二媳妇不堪受辱,哭着回了娘家。
 
这件事本来就是大春不对。人家来了例假,不敢接触凉水,你大冬天的却逼着人家去偏偏要人家接触凉水,这不是故意找事吗?人你还骂人家,打人家,换谁谁能接受?
 
二儿子也知道是大春两口子的不对,可必经是老父亲、老母亲,二儿子也不敢说什么。眼见妻子扔一家里的一摊子回了娘家,孩子没人管,家务没人做,整个家里是乱成一团。大春两口子嘴上还硬,“离婚,要这样的媳妇干啥,要长相没长相,要本事没有本事,长得那么难看,还敢给我犟嘴,真是反了天了,到哪找的媳妇都比她强”。大春两口子却忘了这是他们千挑万选才选中的儿媳妇,忘了这是他们在村里村外到处宣传的中意的好儿媳妇。
 
眼见妻子回了娘家,家里乱成一团,二儿子没有办法,只好忍辱负重,到岳父岳母家去负荆请罪,恳请妻子跟自已回家。女儿无端挨骂又挨打,娘家当然不愿意,这下把气都给撒到了女婿身上,岳父岳母对着女婿好一顿责打,逼得女婿跪在岳父岳母面前,哭着乞求二老原谅。媳妇心疼丈夫,也上前说情,二媳妇的娘家人还算大度,这才让二媳妇跟着老二儿子回到了家里。

二儿子忍辱受骂,好不容易才把二媳妇给哄到了家里,按说大春两口子应该好好对待人家,起码应当不计前嫌,相待如初。可大春两口子不然,媳妇回来后,要么冷着脸子不理人家,要么就是没事找事,指桑骂槐,什么长得老母猪一样,;什么不听老人言,要遭报应的,祖宗三代都要倒霉等等,无休无止的。可怜的二媳妇忍屈受辱,以泪洗面,最后不堪受辱,又回到了娘家,不久就和大春的二儿子忍痛离了婚。离婚那天,两人抱头痛哭,村人看到无不落泪。
 
大春两口子反倒幸灾乐祸,“离了好,那个浪B,半憨半傻的,要她败坏咱家的门风,回来再找个比她强百倍”。
 
大春这话说的太大了。老二离婚后,大春两口子到处打探,托人给老二说媒,倒也说了不少,人家对老二儿子倒是没啥意见,可一听说大春两口子的恶名,都把头给摇得拔浪鼓一样,“那老两口太恶,太不讲理,太波妇,俺可不敢去”,就这样二儿子一直打了两年多光棍,才找了一个外地的,还是二婚。嫁过来后,大春还想控制人家,人家不干,大春左看左不顺眼,右看右不顺眼,整天找茬骂人家,硬逼着二儿子和人家离婚。这下二儿子不干了,“您坏了我的两桩婚姻,还要逼着我再离婚?你想要我打一辈子光棍吗”
 
眼见二儿子也敢叛逆,大春两口子这下没有大吵大闹,倒是在家里哭天抢地,哭诉自已的命运,申斥二儿子的不孝。逢人就哭诉二儿子的不孝,娶了媳妇忘了爹娘。哭得那是悲悲切切地,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是儿子的虐待大春夫妇呢!
 
二儿子不胜其烦,最后和媳妇一道,远走他乡,到新疆打工去了,将大春夫妇和一双儿女留给了大春两口子。大春两口子心气虽高,奈何年事已高,又体弱多病,还要操持家务,抚养二儿子留下的一双儿女,把老两口给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那日子过的真叫一个凄惶。
 
毕竟是父子连心,老大儿子眼见父亲的处境悲惨,便托人找父亲说合,想搬回来照顾父亲,被大春夫妇断然拒绝,又是大骂一番。但大儿子并不计较,不时偷偷地买来药品和营养品和各种食品托人送给大春,偷偷地帮大春忙活地里的活计,完了还不敢让大春知道,让邻居骗他们老俩口说是一个远房亲戚送的。大春呢,得意洋洋,真以为是他的人品好,人家帮他的忙呢,两口便心安理得地边吃着老大孩子买的营养品和药品,边骂着老大儿子“丧尽天良,忤逆不孝”。
 
后来,大春因操劳过度,突发脑埂塞,生命危在旦夕,幸亏老大儿子及时赶到,将大春送往医院,这才算是抢回了一条命。
 
住院期间,大春生活不能自理,又大儿子夫妇跑前跑后,擦屎刮尿,悉心照料,大春才逐渐康复。起初,大春不让老大儿子照顾,大骂大儿子,让他滚,说是死也不让大儿子照顾。任凭他怎么骂,大儿子依然照顾如初。再说了,大春那种样子,路都走不成,也确实是离不开人,只好听任老大儿子的照顾。
 
眼看老大儿子夫妇跑前跑后,没明没夜地照料,村里的人又给大春讲大儿子偷偷帮他种地,给他买药品和营养品、食品的事情,大春大受感动,回想超对老大儿子和大媳妇的所作所为,大春是老泪综横,后悔不迭,声言对不起老大儿子夫妇,他真是老糊涂了。父子多年的积怨这才化解。
 山东律师事务所
出院后,大春象换了个人,说话也和气了许多,再也不骂大儿子夫妇了,主动要求大儿子夫妇回家住,还托人把老二儿子夫妇也给找了回来,这个历经风雨的家庭又团圆了。时值冬日,太阳好的时候,两个儿子会把大春用轮骑给推到门外边去晒太阳,两个媳妇围着大春嘘寒问暧,悉心照顾,几个孙子女也在大春的面前跑来跑去,逗大春开心。太阳温暧地照在大春一家人身上,他们说说笑笑,显得那么温馨,那么和睦。

Tags: